您好欢迎光临春浮园官网!
网站首页 丨 关于我们 丨 联系我们
您的位置: 首页>产品中心>雅致春浮>泰和院子
  • 绯桃林里的女人
  • 绯桃林里的女人
绯桃林里的女人

我是一只爱了千年的狐

千年爱恋,千年孤独

我的红尘为谁补

长夜里你可知……

   肖如苇又在听那首她听过千百遍的《白狐》。如诉如泣的歌声像思绪在三月的夜晚弥漫、膨胀。

   肖如苇见我回来了,立马就把音乐关了。她微微收拾心情,冲我一笑。她的笑很好看,像春水突然荡开的涟漪。自从祖父离开了我们,我和她就是用这种笑来互相取暖的。

   我漱洗完毕,来到了自己的房间,疯了似地去翻网页。泰和县澄江镇西门村,那是年轻的肖如苇战斗过的地方啊,从小,肖如苇就向我描述过了那里的神奇、伟大和无助。肖如苇希望在有生之年最后回去看一看,或者旧梦重温。可是,一场意外彻底粉碎了她的梦想,现在的她已行动不便,满头白发。肖如苇不甘啊!

   不知从何时起,我也跟肖如苇一样关注上了泰和县澄江镇,只要他人一提起江西,我就会联想到泰和,想它的赣江、它的春浮园、它的萧士玮墓、它那凄美的传说。想它的时候,我就打开电脑,去看泰和今天发生的变化。每次我把电脑置在肖如苇的跟前,肖如苇就激动地笑,忘情地哭,过后又是一声叹息。

   长久以来,泰和县澄江镇西郊就像一根绳子牵住了我们的神经,今天,我终于决定为她也为自己进行一次远行。那是神密而又独具魅力的地方啊!

   隐约中,我一直觉得祖母在江西泰和县澄江镇西郊发生过什么。临行前,我吵着要她给我讲那里的事情,最好是她的隐私。可是,肖如苇却摇了摇头,说:“都随风去了......”

   列车在傍晚中行驶,车里透进最后一抹霞光。窗外,鳞次栉比的钢筋水泥森林一一闪过,不一会儿,我的视线又迎来了一片光秃秃的黄土岗。我厌倦了都市喧嚣浮华的生活,新的行程,返璞归真,使我倍感期许。

   有一个小女孩在车窗前唱《映山红》,其实,有一种树开出的花比映山红更好看,更独特。我想,那就是肖如苇常津津乐道的绯桃花了。绯桃林在泰和县澄江镇西郊春浮园里的南侧,只要入园沿杯山山脚而行,走过宜月桥,再行百米山竹密布小路,穿过“宿云墩”十米远就到了绯桃林。因为这种花,恍然穿过时空。

   话说,随着霞像出水的芙蓉越来越水灵,澄江镇栗园萧家村的萧府又张榜要招长工了,榜上说,工钱管够,人越丑越好。在此之前,萧府的管家赶跑了十九个长工,个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每次辞退长工,管家都会像赶瘟神似的,说你走得越远越好!

   上下三村都知道萧府管家性情古怪,不敢前来应承。张榜半月还不见有人来揭榜,眼看,金栗堂后面的竹笋已破土而出,采笋的时节到了,做事的却还没请到,急得管家跳脚。这天,萧家村不知从哪闯进一个叫化子,衣裳破烂不说,还长一身黑毛。众人见之纷纷躲避,可管家见了却如遇救星。

   肖如苇说萧府家有一女,叫霞,樱桃小口,秀气脸蛋,长发披肩。那日,管家当即把毛人请进屋来,还给他饱饭吃。看到这香香的红薯米饭,毛孩像饿死鬼投胎似的连吃了十二碗,吃得管家瞠目结舌,心疼不已。不过转而一想,只要他丑,多吃就让他多吃点吧,反正自家地多山多的,只要他以后勤奋干活,就好了。

   那时,霞正在阁楼上绣花绣朵,突听说家里招到了长工,也下楼来看,哪知一看,“啊”地一声,昏了过去。

   害得萧府上下一阵忙乱,又掐人中又抚胸口的,最后还是毛孩突然发现金栗堂外的荷塘边上长着一蓬九九还魂草,擂水灌之,才使霞回过阳来。

  过后,家人都劝老爷赶紧赶毛孩走,不然,再让霞来声“啊”,那可不是还魂草救得了的。可是,萧老爷不舍得,好不容易招到个丑人,何况还让他认识了九九还魂草,说不定毛孩的到来,会给自己带来一笔财富哩。

   奇怪的是,霞啊了一次就不再啊了,反之,还像前世就认识一样的熟悉。

   霞喜欢绣花,绣得活灵活现,只要是浮春园里的花,她都模妨着绣遍了。霞对毛孩说:没劲,天天绣那些种类,不好玩。”毛孩说:“那你就随便绣啊,想绣什么花就绣什么花,不一样,就好玩了。

   一天夜里,霞做梦,梦见东门狗子脑塔上的神姑送给了她一朵花,花不大,但艳丽芬芳。醒来想起,霞就像得了宝一样高兴。接着,忙效仿梦中的花牵针引线地绣起来。

   花绣好了,霞越看越高兴,忙走下阁楼给爹爹看,还问爹爹识这种花吗?爹爹摇摇头。又问其他人,结果都说鲜花艳艳开,全都不认得。霞好生懊丧,心说,终究是世上没有的花呀!

   这时,毛孩刚从竹林采笋回来,一眼就看到了绣匾上的花,就说:“这是绯桃啊,你也会绣?”毛孩说,“要很远才会有的。”

   如梦如幻,霞梦见的这朵正是绯桃树盛开的花,相传它与佛有缘,来自印度,是一位高僧从万里天竺带来的。花开时,七片树叶、七个花蕊,这双“七’”似乎在传达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佛法,可入药,可美颜。

   霞听毛孩如此一说,就要毛孩去找来,甚至要连根拔起种在春浮园里。毛孩说你跟管家说去,如不怕耽误干活,我就上天入海打筋斗也要把它找来。

   老爷晚年得女,霞吵着闹着,最后允许了。毛孩为了不辜负萧家的饱饭,带上干粮启程了。披星戴月,长途跋涉,几十天后终于把一棵绯桃树连根带蔸地背回了家。

   霞一看,大跌眼镜,说这哪是什么花,看这虬枝苍苍,皮粗如茧,看样子也不是开花的树哟!霞连连说毛孩骗了她,接着就要管家把他撵走。毛孩苦苦哀求,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说不定种下这棵树,明年就开花了。管家想想也是,网开了一面。

   冬去春来,春浮园杯山上的树又换新绿了,树木青青,该开的花都开了,团团锦簇,暗香绵延。特别是那棵绯桃开得更加艳丽、灿烂。霞激动得又跳又笑。霞性情开朗,从此,跟毛孩的接触多了起来。渐渐地,霞发现毛孩是个可爱的男子,秋声阁关不住她的芳心,一来二往,两人不禁暗订终生。

   花开花落,绯桃树结果了,毛孩把种子收了,想来年播下,好为霞开出更多的花来。

   这一年,萧府又开始招长工了,这次招的是女长工。有了另外的长工,萧府管家觉得毛孩在家里是多余的,就说:“玉华山要修建栈道,货物运输,公文传递,你足可找到一碗饭吃的。”毛孩一听这委婉的话,当下就急了,毛孩说;“绯桃树的种子都还没下呢,小姐要看到更多的花怎么办?”管家讨厌地:“真是杞人忧天,滚吧滚吧,这里不需要你了!”

   听到管家要辞退毛孩,霞又哭又闹。老爷拗不过,最后勉强答应,但有一条件:毛孩必须自己管吃管喝,把靠宿云墩边的那块不毛之地,植成绯桃林了,方可见霞。从此秋声阁和毛孩拉开了一道隐形的屏障,霞与毛孩不得相见。

   云雾弥漫,细雨扉扉,毛孩带上绯桃树的种子出门了。走进山竹密布的小路,毛孩一步三回头,想象着霞在阁楼的窗口,拼命地朝自己挥手的情景。毛孩咬了咬牙,暗暗给自己鼓劲,不种绿不毛之地,决不回头。

   世上哪里还有不长毛的土地呢?我不相信。肖如苇说是真的。

   肖如苇说:“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,不容你不信啊!”

   江西省泰和县(古称庐陵),以“地产嘉禾,和气所生”而得名。地处井冈山东麓素有“江南一等富庶地”之称的吉泰平原,此处河网纵横,自古为江南望郡、商贸重镇。

   时值明朝四十四年,春浮园是江南区域著名的园林之一,为泰和萧士玮的私家园林。天启七年,江南文坛领袖钱益延请山师张南垣进行改建,累土成山,挖湖筑居,极具中国古典胜。

   我问肖如苇:“你怎知道如此详细?”肖如苇的脸微微泛红,说:“因为工作需要,那年在泰和认识了肖长生,一眨眼,上百年了......”

   毛孩翻过杯山,走过听莺弄,跨过宜月桥,攀上宿云墩,来到了这块不毛之地。期间,有三三两两的文人墨客走过,有好事者问:“后生,瞧你这一股作气的,你这是做甚?”毛孩不卑不亢地回答:“种树。”人们不理解,种树又何必在这块不毛之地上种呢?毛孩不再说话了,只有自己知道,为了霞。当把不毛之地栽成绿树葱笼,甚至花开满园的时候,他就可以再回到金栗堂、秋声阁了,去与霞相处开心快乐的日子。

   天色微暗时分,暮色中的宿云墩风呼啸,眼不见五尺,脚下雾霭绕绕,如临仙境。毛孩摸索着架了草蓬安顿自己,打算睡一觉再说。

天亮了,是个难得的好天。春风徐徐,蓝天如洗,放视远处,风景无限。

   毛孩开始挖土下种,累了抹把汗,渴了喝口地表水,饿了走到杯山上去摘野果子充饥。

原来,有一年,一批盐客行至栗园,突逢天降大雨,盐客躲避不及,成千上万斤商盐顷刻溶化,渗入了土壤,从此寸草不生。管家认为宿云墩旁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多年的不毛之地,根本就种不活绯桃树,故出此难题,使毛孩死了那个非份之想。没料,歪打正着,此时的这块不毛之地经过千回百转的雨水冲刷,土地的原有的萌生力开始复苏,绯桃种下土半月后就长出了苗,并越长越好。毛孩跳啊笑啊,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日子。

   不知不觉,几年过去。毛孩又开垦出来了一大片荒地,把绯桃树种得郁郁葱葱。最开心的是第一株树木开花的日子,看那粉红的花蕾,似觉时光倒流,仿佛又回到了跟霞在一起的日子,快乐无比。

   这天,毛孩在种树,突然听见秋声阁喇叭、乐鼓声而至。待近了,毛孩看见一队娶亲的人马热热闹闹地从秋声阁出来。毛孩觉大势不妙,上前问一仆人,仆人说:“你傻啊,霞要嫁了你还不知道!”

   这时,毛孩顾不了许多,丢下锄头,折下一枝绯桃花就朝轿子挥舞着大喊了起来:“霞——!霞——!你看到了吗?绯桃树开花啦!我是毛孩呀,呜呜……”

   毛孩哭了。可是,无情的花轿还是把霞抬走了!

   我乘坐的列车,驶上了江西的红土地,天桥耸立,隧道长长,空气清新,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农田和郁郁葱葱的丘陵。我想大声地用手机告诉一百零八岁的肖如苇:奶奶,我终于来到了泰和啊!

   在一个下雨的晚上,我和肖如苇静静地对望,人生坎坷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肖如苇心静如死水。然而在这雨水沥淅的夜晚,肖如苇突然想起了几十年前回城的时候,在东方府跟心上人分别的情景。肖如苇说:“他叫长生。哪晓得,他并不长生。”说后,她就眼泪汪汪。  

   霞嫁人了,毛孩病倒了,病了三天三夜。第四天,天刚蒙蒙亮,毛孩走出草蓬,忽然听见在那棵开花的绯桃树上有鸟啁啾,鸟在树枝上跳上跳下,转动着机灵的脑袋。几年来,在浮春园毛孩第一次这样认真地听鸟叫。毛孩喜出望外,心想,这一切都是有了绯桃林才把鸟引来了,鸟要在这里安家啦!

   毛孩的病不治自愈。他再也没有奢望,开始在绯桃树下栽菜了,还种上了红薯,过起了真正的居家日子。这个秋季,绯桃又结果了,风一吹,香飘数里。

   春浮园宿云墩旁是绯桃天生的安栖之地,葱绿苍劲,无病无害,种子成熟,落地发芽。来年,这里的绯桃树更多了,大大小小的枝杆婀娜多姿,风一吹,像海底的珊瑚在舞动。寂寞之时,毛孩把那株最高最大花开最艳的绯桃比着霞,有时跟它说一说话,或者去抱一抱它。

   阳春三月,这年的绯桃又开花了,一丛丛,一簇簇,灿若云霞。此时,风声、鸟声,美妙绝伦。毛孩陶醉在花丛里。

   与此同时,整日以泪洗脸郁郁寡欢的霞,不顾男人的劝说终于来到了宿云墩。几年不见,没想到毛孩真把这里种成了花的海洋。霞在树丛里来回奔走,欣喜若狂。他的男人在一棵树下远远地看着她。

   突然见到霞,毛孩不知说什么话才好,只见他尴尬地束手无措。霞看着毛孩这未老先衰的模样,想起这些年受的苦,流泪了。

   男人走过来,说:“供你穿绸穿缎,吃香的喝辣的,你还不开心,整天嚷着要看花。”毛孩说:“她就是喜欢看花呀!”男人说:“她是想看你吧?”男人对霞说:“花跟人你都看到了,该知足了。我们回去吧。”说完就给毛孩留下了一钵吃的。

   几年没吃过肉了,今天突然看见,毛孩不禁胃口大开,端起饭就狼吞虎咽起来。哪知才吃几口,毛孩的肚子就剧痛起来,接着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。

   心狠的男人下毒了,霞愤怒地看着男人,说:“我要去告你!”男人“哈哈”大笑,说:“谁怕谁呀,我舅在县衙门哩!”

   时事多变,此时,萧伯升因卷入资助吴三桂粮草案入狱,浮春园逐渐萧条。

   肖如苇讲到毛孩的死,不禁想起了长生,长生是春浮园萧府的后裔。他们分别后,再也没有重逢。终于有一天,肖如苇收到了来自泰和的信,信是长生的叔叔请人写的,来信叫肖如苇别再等长生了。说长生在给去兴国首长送信的途中被敌人撞见,长生誓死不屈,结果,被敌人杀害在了一个叫“十八排”的地方。

   肖如苇总是沉在往事之中,一首《白狐》似乎诠释了她的心境。

   我是千百年来不变的狐千年守侯,千年无助多少春去春来,朝朝暮暮来生还做你的狐……

   埋葬了毛孩,霞再也没有离开过春浮园,她要在这里永远地陪着他。

   男人动用了一切办法劝霞回家,可是,终究徒劳。

   一天,男人揣起一把劈刀来到绯桃林,先是劝霞回家,见霞无动于衷,便露出凶相抽出劈刀把桃花砍得七零八落。心想,只有把这绯桃林里的绯桃全部砍死,让她没花看了,才可会回家。

   哪知,正待男人左右开弓,奋力砍树的时候,刚好朝廷下来两名招兵的钦差途经泰和,顺便慕名游园。钦差看见男人力大如牛地在这里狠砍,突茅塞顿开,两人会心一笑,同说:“这人力气大,抓去打仗,定能遁敌!”说完,当即就收缴了他的刀,把男人抓走了。

   谁料,男人是个怕死鬼,没见过战场上你死我活的场面,一拿起长矛就吓得屁滚尿流,将军叫他冲锋他反而后退,将军气坏了,刀一挥,把男人劈了!

   绯桃林里几场春风吹过,绯桃花更多了,铺天盖地,它们拥挤着,妩媚着,开得轰轰烈烈;粉红成云锦涌上天穹,连起天边的云彩,从此,泰和有了更美的春天。

   霞怀念毛孩,看着这些花,心里又苦又甜。花儿年年开,霞就年年看,不知不觉,霞竟变成了一棵绯桃树。

   在泰和县城靠工农兵大道南侧,开发前,有一棵树杆粗壮,盘枝错节,蓬如巨伞的绯桃树,人们都说这是原浮春园里的绯桃王。其实,正是霞的化身。

   我们的车驶进宏伟的泰和门,穿过天虹商场,往南,西拐,进入了泰和县城的心脏。踏上这块有过豪情万丈的先贤为国殉躯的红土地上,激动的心情,我无以言表。门市高楼流光溢彩,车辆人群川流不息,阳光斑驳,在我们的头顶上闪烁,我一如行走在梦幻之上。

   继续往西,甚至由熟人领着我们在经四路、工农兵大道、天文巷、澄江广场绕了一圈。当我们爬上杯山,想象“楼阁掩映,山石森严,曲水湾环,茂林猛花”而闻名海内的浮春园时,耳边不禁轰然一响,眼前一道闪光,现实与历史碰撞出火花。

   “婵娟径的尽头是月状的土洲,杯山有一半峙立湖中,从湖看山如杯,从山视湖如螺置于盆中。拾阶登到山巅,则见鱼游树梢,人行镜中。”“离宿云墩数十米,植绯桃百株,红妆临水,嫣然可爱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。”

   想起种种,我再也抑制不住了,我要向天空、向大地、向山野、向河川、向肖如苇高喊:“春浮园,我来啦!”

(此内容由www.cfy1616.com提供)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