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欢迎光临春浮园官网!
网站首页 丨 关于我们 丨 联系我们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动态  > 春浮轶事 > 古春浮园
《大明风华》中的泰和政治精英王直
来源:www.cfy1616.com 发布时间:2021年07月04日

西昌王氏为琅琊王氏世家后裔,琅琊王氏在汉朝兴起,东晋发展为侨姓士族的最高门第,与陈郡谢氏并称“王谢”,唐代刘禹锡《乌衣巷》诗即有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之句。北宋建隆二年(961年)金陵王崇文出任吉州刺史,其从孙王贽随居吉州太和县,北宋天禧三年(1019年)登进士第,历事三朝,官至尚书礼部侍郎,后代世居泰和县城。

王直,字行俭,别号抑菴,王直历仕五帝六朝,仕宦长达54年,任职吏部尚书14年,为人端谨持重、廉慎自守,堪称明初最具政治影响力的德望名臣之一。

王直生于洪武十二年(1379年),其父王伯贞,洪武十五年(1382年),太祖朱元璋诏征天下贤才,奏对第一,授广东按察司试佥事分巡雷州海康县,后改工部主事。据史料记载,王直虽为“官二代”,但少年时家境却并不富裕,幸赖家中妇女善于持家。王直生母欧阳氏知书达礼、勤俭自足、克尽妇道,与祖母陈氏、李氏协心治家,受到一族内外的交口称赞,洪武十六年,祖父王沂去世,王伯贞远在京师,全靠欧阳氏典卖钗服治丧才度过难关。王伯贞丁忧居家时,杨士奇等邑人纷纷登门求教,王伯贞不仅会指点学问,还为后进晚辈推荐志同道合者相识交往。欧阳氏不幸早逝,留下王直兄弟二人,不久,王伯贞娶萧氏为继室,家境始为宽裕,萧氏亦慈顺俭勤、澹泊自足,待王直兄弟如亲生子,关怀备至,使王伯贞能安心投入宦业,而王直兄弟能专注进学。

王伯贞后因起复违期而谪官安庆,王家寡母弱孙,由此家道中落,遍尝贫困窘境,甚至到“苦无一衣”的地步。王直年少时备尝艰苦,形成了他对财产利益与道义的价值观:“恒产虽不可无,然须得之以义,毋虚价、毋抑求、毋妄取,则人不怨,吾亦可以长守。”

建文元年(1399年),王伯贞用荐复起,改知琼州府,期间政通人和,郡治大宁“以善治之声闻于京师”。王直随侍左右,不仅接受父亲的授业,更得父亲的言传身教,深入了解地方吏治与父亲的治术“宽大简易、尽心乐治、从容诲化”。琼州的侍亲经历,使王直对为官爱民有具体而深刻的感悟,奠定他其后执政观。而后,王直便启程返回泰和,参与地方的科举考试。永乐元年(1403年)八月,王直与另外九位泰和生员中举登科,获得正式科名与参加会试的资格。他们启程前往京师南京,参加永乐二年(1404年)二月的会试。

永乐二年王直高中甲申科进士,殿试后,王直等28位“质才英敏”新科进士馆选为庶吉士,入文渊阁进学,时人誉为“二十八星宿”。王直因文笔出众,散馆后授为翰林修撰,负责执笔朝廷制诰,期间明廷“稽古、代言、编纂、纪注”之事,多出其手。

永乐二年的会试,是成祖朱棣即位后的第一次科举,时正值成祖临御之初,需要大量新进人才填补“靖难”后的朝廷空缺,彰显政权正当性,因此格外重要。该科由翰林侍读学士解缙(吉水人)、侍读黄淮为考试官,二月二十八日放榜,会元为杨相(泰和人),王直则为会魁。三月一日,殿试,读卷官为五位内阁学士:解缙、胡广(吉水人)、杨士奇(泰和人)、胡俨(南昌人)和金幼孜(峡江人),均为江西人。该科状元曾棨(永丰人),榜眼周述(吉水人)、探花周孟简,二甲一名杨相,二甲第四名为王直。此科泰和县高中9名进士,以“斯文之盛”名冠全国,声名赫赫,受到四方之士的艳羡。

进士登科后,有直接授予官职和选为庶吉士两种进入仕途的途径。永乐二年、三年,王直两度被选为庶吉士。庶吉士,又称储相,是明代以科举制度为基础创制的高级官员的主要培养制度,王直庶吉士之选给予了绝好的宦途起点,并增添仕途上的声誉。庶吉士的学习期间,不但累积文学素养,更凸显了出个人性格操守与政治能力,成为受帝王赏识与累积日后人脉的关键。

永乐五年(1407年)十一月,成祖擢升庶吉士王直等5人为翰林院修撰。在庶吉士未必能进入翰林的时期,王直得以进入密阁,负责书写奏疏等机密文字,其“内预纶綍”,处在皇帝、阁臣之侧,极为接近政权运作核心,实为相当特殊的荣耀,显然他的才学为成祖赏识。

明成祖朱棣北狩时,王直曾与黄淮、杨士奇等阁臣侍奉太子监国,亦曾随驾至北京。尔后,历侍仁宗朱高炽、宣宗朱瞻基,与修《明太祖实录》、《明太宗实录》、《明仁宗实录》,累迁至詹事府少詹事兼侍读学士。英宗朱祁镇正统三年(1438年),《明宣宗实录》纂修完毕,王直升礼部左侍郎兼翰林侍读学士。

永乐七年(1409年)二月至八年(1410年)十月,成祖首度北巡,诏阁臣胡广、杨荣、金幼孜等扈从。东宫太子朱高炽监国南京,由蹇义、杨士奇、黄淮、金忠兼领宫臣职司辅导,考虑到政务繁忙,又命王直等为副辅助监国。可见王直在升为修撰后表现仍然优异,文采与理事能力受到成祖的赏识与信任,认可他为忠贤之臣而参与辅导。东宫监国期间,太子以王直奉事唯谨可用,称“王直何可多得!”凡奉抵南京的机要、军书、表奏,多使王直预先执笔撰文。七月,王直因眼疾无法上朝,太子特命制药,特书“赐王直”等字,由杨士奇探问转赠。

永乐十一年(1413年)二月至十四年(1416年)七月,成祖再度北巡,王直奉命扈从。在北京期间,王直写有《北京八景》《居庸叠翠》、《瑞应麒麟颂》、《瑞应甘露诗》等应制诗,其中居庸叠翠之名,显然源于王直故乡《西昌八景》中的仙岩叠翠。出于乡里情怀,王直等泰和籍官员对于来到北京的同乡都极力接待。永乐十三年十二月除夕,以年长的梁潜为首,王直等7位泰和籍官员会合在梁潜私宅,置酒高会。

《太祖实录》是王直在永乐朝参与的重要著述纂修,在此期间,王直获得总裁胡俨等的教爱,从游不同教学资质者,获益良多。然而未及《太祖实录》毕工,王直父亲王伯贞在南京去世,享寿75岁,王直按例解职守制。永乐十七年(1419年),王直守制期满,辞墓后赶赴北京吏部候补听用。抵达京师后,六月三日,王直循例顺利起复。好景不常,永乐十八年(1420年)正月,王直继母萧氏逝世,王直再度返乡守丧,在泰和期间,受城西萧仲龄南园影响,王直试图规划致仕生活,欲寻“营耕凿之地”,也打算在城西筑一私家园林,以备将来归老所用。

永乐二十一年(1423年)三月,王直守制期满,抵达北京吏部等候谒选。因为曾经担任过东宫辅臣,受成祖对太子猜忌的影响,直到次年二月,才复官翰林旧职。王直这两度丁忧守制,导致升迁速度甚缓,却也因此避开了永乐中后期政坛的动荡。面对梁潜、杨士奇等东宫臣子入狱、谪贬、遇难的遭遇,王直一面自叹“幸免于过”,一度产生辞官归里的愁绪。

永乐二十二年七月,成祖驾崩,为避免汉王等作乱,杨荣等决议秘不发丧。太子命蹇义、夏原吉、杨士奇、杨荣、王直、王英等订定丧议,并议国事。众人直宿于内阁,通宵达旦长达7日。王直此时仅为正六品的翰林侍读,却能参与帝位传承的重要大事,这不仅是近侍一职所能享受荣宠,也有王直个人政治表现出色的缘故。八月十五,太子即位为仁宗,御赐议事之臣以白金彩缎,王直与钱习礼更获命在早朝时随侍左右,罢朝乃退。九月三日,王直擢升为从五品的翰林侍读学士。

仁宗帝位来之不易,尤为感念东宫旧臣,其中杨士奇等阁臣加三孤、尚书衔,使内阁权力与地位上升。王直虽东宫经历不长,且升任从五品侍读学士不满一个月,仍再次获得晋升。十月一日 ,仁宗以朱瞻基为太子,慎选东宫官属以辅导太子,王直加东宫属官兼职,进为正五品的右春坊右庶子。仁宗登基未满十个月而崩,宣宗即位后,东宫属官多获得升擢,只有王直等少数翰林兼职者仍维持旧职。王直恬淡自若,尽心做好《太宗实录》和《仁宗实录》的纂修工作。宣德五年(1430年),两朝《实录》成书,王直擢为正四品的中顺大夫、詹事府少詹事,仍兼侍读学士。

当时,永乐二十八宿庶吉士位居显要者,当数王直、曾棨、王英三人,以“三詹事”文名远播。仁宣二朝优礼官员,导致制诰等文书需求大增,内阁官员“位尊恶烦”,王直、王英(曾棨已逝)遂被安排“专知诰勅”,以致于宣德朝大臣封荫圣旨大多出于“二王”之手。王直还多次被命担任科举主考官和教习庶吉士,使得他能发挥政治影响力,并累积未来的仕途人脉,由此地方官员、学子咸知三杨二王之名。

王直不以久在仕途为乐,认为官员老病便应乞身而归,他深切思念乡里的山川景物,请托亲故绘制、书写的泰和风景,让他在公事之余寄托愁思,盼望将来能与故人相见,畅游山水。

正统五年(1440年)王直离开翰林院,出理礼部事务。正统八年(1443年),王直代郭琎接任吏部尚书。正统十四年(1449年),王直率群臣力阻英宗亲征,英宗不听谏言,命王直留守京师。土木之变后,英宗被俘,郕王朱祁钰摄政即位,是为景帝。景泰朝时,王直多次力请遣使议和、奉迎太上皇归还,累加太子太保、少傅至太子太师。

宣德十年正月,宣宗逝世,英宗以冲龄继统,王直以三朝元老的资历出任经筵官,辅导英宗。经筵之外,还参与《宣宗实录》的修纂。正统三年(1438年)书成,升为正三品的礼部左侍郎,仍兼翰林侍读学士,兼职经筵、制诰。从《宣宗实录》纂修名录来看,此时,王直已跃升为阁臣之外的翰林第一人,而从《杏园雅集图》来看,王直与杨士奇、杨荣比邻,在亲疏上甚至强于同乡陈循。杨士奇长子稷在乡里有不法事,王直好心提醒杨士奇,不料,却因此产生些许芥蒂。正统五年二月二日,三杨选择曹鼐(曾任泰和县典史)、马愉入阁,十日后,王直出翰林,专任礼部左侍郎,协助礼部尚书胡滢管理部事。这一次的任职,按照当时“凡翰林迁卿曹者,例不入阁预计机务”的惯例,王直的仕途至此与内阁无缘。杨士奇与王直同为乡里、世交,但杨士奇出于避嫌将王直止于内阁之外,在当时立即引发不少非议,连杨荣等重臣们都纷纷对王直抱持不平。

明代吏部尚书位高权重,为六部之首,又称天官。但仁宣时期,三杨辅政,内阁实质上侵夺了吏部的人事权,重要人事的保举俱在内阁。正统八年正月,吏部尚书郭琎受劾去职,王直升任正二品的吏部尚书。正统后期,随着三杨政治的结束,王直资望日高,吏部职权得以逐渐得以恢复。王直不阿附司礼监王振,公正严明坚持选贤用人,使国家朝政得以正常运行,从这个角度来看,王直转任吏部,是杨士奇于内阁曹鼐之外的一份政治保险,也是为延续江西籍官员仕途的政治安排。

王直与杨士奇风格不同,他任人唯贤、不避乡里,因此饱受政敌攻击及来自太监所代表的皇权的干预。英宗时期,司礼监太监王振势大,王直对王振不媚不阿,一次,王直曾与王振同坐席,王振欲坐尊位,王直以“太监职四品,吾尚书二品”拒不让位,王振也无可奈何。在与王振斗争中,王直竭尽才智,时六十多岁,却“容色有异”宛如七、八十岁的老者,友人都为他感到焦虑。王直也自感“能久生与否?”,虽有意“乞身而归”,却“夙夜忧惧”肩上使命,殚心竭力以“图报万一”。

“万一”很快便降临了。正统十四年(1449年)七月,蒙古也先入寇,十一日,在王振的怂恿下,英宗决定御驾亲征,群臣惊愕且忧惧。十四日,王直率领朝中官员共同上章劝阻英宗亲征,王直在奏疏中力持坚守边防的策略,提出朝臣对皇帝亲征的担忧,尤其针对政局不稳和秋季北征的不利之处,冀望英宗能回心转意。在劝阻英宗亲征一事上,吏部尚书兼累朝老臣的王直,越过内阁领衔群臣、主导上奏的情形,凸显他在当时拥有相当高的政治地位与号召力,近乎是文臣之首。英宗虽赞誉王直等朝臣的谏言是“忠君爱国”,却未改变亲征的旨意,坚持战况需皇帝之尊“亲率大兵”。朝臣阻挡无效。次日,英宗下令由异母弟朱祁钰居守,且并未将朝政托付于郕王,而是由王直、高谷等留守大臣共仪,等候英宗决议执行。十六日 ,仓促中,英宗率英国公张辅、成国公朱勇、首辅曹鼐、户部尚书王佐、兵部尚书邝埜等扈从官员出征。在途中,扈从官员屡请回銮,都不被英宗采纳。王直也再三驰奏请留御驾,言词激烈直率,字里行间充分表达其“老成忠爱”之心。

八月十四日,土木堡之变,英宗被俘。按照英宗之前的安排,郕王并无主持国家政务的实权,王直与陈循、于谦等获知英宗被俘,促使皇太后孙氏支持的议断,商确战事、力持守议、驳斥南迁,以安定人心。十八日,孙太后命郕王暂时总理百官与朝事。二十日,又命陈循诏立英宗庶长子朱见深为皇太子。二十二日,正式立太子,诏命郕王“代总国政”。八月二十七日,王直加太子太保衔,胡滢加太子太傅衔,仍兼尚书一职。王直与胡滢在朝廷文臣中资历最高,孙太后、郕王在朝廷混乱之济为二人加衔,冀望他们跃升众臣之上,以资深望重要统率百官、稳固人心与局势。在北京之围前后,王直、胡滢、于谦、陈循通力合作,为取得北京保卫战立下汗马功劳。

土木堡之变后,郕王即位,改元景泰,是为景帝。王直虽在北京保卫战中立下大功,但坚持迎回英宗,反对更易太子,为景帝不喜。但也缘于此,王直在夺门之变后,没有受到冲击,但他仍决定辞官归里,最终获得善终。

英宗归期不定,太子与监国仍无法安定人心。权衡时局,八月二十九日,孙太后在征询王直等重臣意见后,命王直、于谦、陈循等劝进郕王登位。九月六日,郕王即位,是为景帝,尊英宗为太上皇帝。

北京保卫战胜利后,朝廷以于谦为首的主战派坚持战事未止,瓦剌无议和诚意,唯恐情势有诈,一概拒绝瓦剌遣使商议议和及送驾之事,随着战事的逐渐平息,王直则多次主张遣派使臣迎回英宗,使得景帝极为不喜。景帝虽自称“倚毗”王直,实与王直仅有朝会才君臣相见,从不曾在退朝后的召见或与之商议政务。王直也了然于胸,两度请辞,景帝忌惮于王直声望,坚决不允。

王直的主张,不仅为迎回英宗,亦是为了避免也先后悔而导致再兴兵患,这让初尝权力滋味的景帝如骨鲠在喉。一日,景帝终于大怒,质问王直所率领的群臣“何故累言遣使?”,王直认为于情于理皆应迎复“必遣使,勿使,有他日之诲!”景帝生气的说:当时登大位,是你们要我为之,不是我的本意。于谦转寰道:“大位已定,孰敢有议?但欲答使,尽礼纾边急耳。”景帝退朝后,越想越来气,命令太监追出文华门外喝问群臣:你们都说派使臣前往瓦剌,你们敢去吗?你们当中有文天祥、富弼一样的人吗?群臣不敢回答,唯王直大声回答道:今天群臣都在这里,如果朝廷下令,没有不敢去的。在王直等人的坚持下,景帝终于派出使者杨善、李实等出使瓦剌,出发之日,王直与胡滢亲送至甕城,并资助行资,叮嘱托付再三。在杨善的努力下,英宗迎回,明廷与蒙古部落互市,边境得以安宁。

因景帝猜忌,王直在朝廷的影响力与权势日渐下降,景帝不允许王直致仕,却以王直健康为理由,在吏部添设一位尚书,欲使王直陷入尴尬之境。

不久,景帝又打起以亲生儿子取代英宗子的主意,景泰三年(1452年)正月,先是加王直和胡滢为少傅,仍兼尚书职,其后又以金银贿赂陈循、高谷等阁臣。四月二十二日,由礼部尚书胡滢主持,召集众臣商议易储事宜,王直拒绝参与联署。谁料内阁首辅陈循沾墨于笔,跪于王直面前,王直无奈,只得共同署名。景帝易储成功后,大封群臣,王直也加封太子太师,但由于他不支持易储的立场与作为,使得景帝对其更加疏远。

景泰八年(1457年)正月,景帝卧病,将领石亨、政客徐有贞、太监曹吉祥拥戴英宗发动夺门之变。英宗复辟后,改元天顺(1457年),将拥立郕王即位的官员,杀的杀、流放的流放,而领衔劝进郕王即位的王直却毫发未伤。是月,王直以老病乞休,再次要求致仕还乡,英宗赏赐金钱、织衣等物,命给驰驿还乡。

晚年王直在家乡泰和享受陋园之乐,正值澄江涨大水,王直在大门前闲坐,跟子孙言道:“初,东里先生不欲吾同事内阁,调出理部事。我时不能无憾。然使我在内(阁),则天顺初元(指夺门之变)当坐首祸,必有(类似陈循)辽阳之行,今日安得与汝曹观水为乐邪?以此盖知出处自有定分,非人力所能为也!”

天顺六年(1462年)九月初四,孙太后崩逝。九月二十三日,王直卒,享年84岁。赠特进荣禄大夫、太保、谥号文端。


返回列表